48小时人气榜
您在这里 首页 > 权威发布 > 快递锐评
从浙江农村走向世界 解码民营快递“桐庐帮”
发布时间:2017-01-22 来源:金羊网
作者:林曦 实习生 卢靖阳 责任编辑:谢吉铃

  2017年1月18日,新海股份正式更名为“韵达股份”。至此,圆通、申通、中通、韵达——“三通一达”全部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向来低调行事的快递行业在资本市场集体高调了一把,外界将其称之为“三通一达”和顺丰掀起的“上市潮”。有意思的是,仔细研究发现,除了顺丰来自广东深圳之外,“三通一达”全部出自江浙一带,特别是这几家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浙江省桐庐县。
  
  桐庐,是浙江省杭州市下辖县,位于浙江省西北部,地处钱塘江中游,富春江斜贯县境,山清水秀。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元朝画家黄公望作品《富春山居图》就是描绘当地的景色。如今,由于快递业的蓬勃发展,桐庐在2010年被中国快递协会授予“中国民营快递之乡”称号。不过,令人好奇的是,为何快递龙头企业会集中出现在桐庐?它们又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而在资本的加持下,“桐庐帮”未来又将如何布局?带着一系列的疑问,羊城晚报记者走进这个中国民营快递的发源地。
  
  “人肉送件”起家打地道战
  
  从杭州南站出发,坐上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大巴,全程大概80多公里,就可以到达桐庐。在桐庐县城,记者见到了桐庐振军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曹武军。曹武军是桐庐当地人,他的公司主要为韵达等快递企业生产快递用的包装袋和信封以及一些电子面单。曹武军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三通一达”不光创始人是桐庐人,好多高管也是桐庐人,“桐庐县很多人都从事快递相关行业,其中钟山、歌舞两个乡,十户人家里有六七户都在做快递,70%左右。”
  
  从桐庐县城一路向西,沿着高速路开车大概半个小时可以到达钟山方向入口,路牌显示从入口再走24公里可以到达歌舞乡,再走42公里可以到达钟山乡,而这一段路基本上都是窄窄的山路,弯弯曲曲,路的一边是村民的房子,另一边是百岁峡潺潺的溪水流过。村子里很少能见到年轻人,倒是有不少老人家在自家的院子里沐浴着冬日的暖阳。曹武军告诉记者,歌舞和钟山以前都是穷乡僻壤,而且山地多农田少,如果守在家里吃饱肚子都是个问题,所以想致富只能走出大山。快递“桐庐帮”的故事,正是要从这里开始。
  
  二十多年前,刚刚成年不久的聂腾飞、聂腾云兄弟走出桐庐县钟山乡夏塘村,来到杭州的一家印染厂做工。当时的杭州,集中了一批外贸企业,为了不耽误货物出关,往上海发送的外贸报关单需要次日送到。今天司空见惯的“次日达”,当时的邮政需要3天才能送到。1993年,敏锐地嗅到了商机的聂腾飞,和印染厂的工友詹际盛一起辞工,开办了一家私人快递——盛彤公司,频繁往返于沪杭两地替人跑腿。刚开始,送一单的价格是100元,除去来回的30元火车票,每单可以赚70元。一年下来,他们就赚到了两万元。因为业务常常要跑上海,他们把公司的名字改为“申通快递”。这是国内第一家民营特许加盟的快递企业。
  
  看到收获不错,聂腾飞妻子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也很快加入了他们。几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用“人肉送件”的办法迅速占领了沪杭两地间的商务件市场。曹武军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旧邮政法规定“信件和其他具有信件性质的物品由邮政企业专营”,所以以前他们送件基本上都是跟邮政部门打“地道战”,躲躲藏藏,跑来跑去基本上都是体力活。其实,商务件对“送单员”的信用有着很高的要求,来自外地的送单员,时常会发生发生带着包裹和信件消失的事件。而同乡人一旦这样做,就会被全村人抛弃,永远不能回到家乡。出于这样的原因,随着业务的扩大,越来越多的桐庐老乡被吸纳进了申通的队伍。“一帮一带”的裙带式发展,是早期快递扩张的特点。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申通的业务很快扩大到了整个江浙沪地区,从1993年开始,桐庐的快递从业者也从夏塘村和陈德军所在的潘畈村,扩展到了钟山乡,乃至桐庐的所有辖区。
  
  老乡纷纷“干快递” 桐庐帮占据半壁江山
  
  在夏塘村的村口,有一座腾飞桥。腾飞桥是聂腾飞父亲聂樟青、弟弟聂腾云为纪念聂腾飞而出资建造的。1998年,创立了申通快递的是聂腾飞在一次车祸中不幸去世,年仅25岁。在腾飞桥的附近,矗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中国民营快递发源地”几个红色大字,十分醒目。“有人说钟山的小孩从小就会送快递,这话不假。”站在这块石碑面前,曹武军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要从大山里面走出去不容易,所以快递起来之后,人手不够,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亲戚朋友帮忙。后来,有些亲戚朋友还参与到了快递行业的上下游。
  
  李小林就没有做快递公司,他现在是杭州嘉顺印务有限公司总裁,是“三通一达”的供应商。在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两辆大车刚从他的工厂运输了120万个快递专用信封出去,这些信封都是顺丰定制的。“这个工厂占地30亩,主要是生产信封,还有一个工厂在另一个地方,生产塑料袋”。李小林的信封工厂在桐庐县城,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建厂已经18年了,也跟申通合作了18年。“申通是我们去年最大的客户,三通一达,美国UPS,顺丰,日本宅急便,我们都合作。”而在韵达速递桐庐电商产业园,同样从事快递信封和包装袋制造的曹武军,则一直在给韵达供货,他的阿姨和姨夫等亲戚也在他的公司工作。
  
  其实,“桐庐帮”的快递企业大多是白手起家,底子很薄,没有足够的资金用来扩大规模。因此在扩张时与申通类似,采取同乡亲友加盟的方式建立网点。为了快速扩大规模,申通开始鼓励员工以承包的形式到江苏、浙江等地拉业务,随后,又推出了加盟制——招募有意在一些地区开办民营快递的老乡加盟申通,不同企业共用一个申通这一品牌,盟内送递费用互免。不少桐庐老乡看到了快递的好生意,他们有的自己成立快递公司,有的成为申通的加盟商或承包商。在加盟制的带动下,短短几年时间,申通就建起了当时国内最大的快递网络,在全国各省市拥有600多个一级加盟商和2000多个二级加盟商,其中大多是桐庐老乡。
  
  有行业分析观点指出,依靠老乡的加盟展开扩张,“桐庐系”快递在早期节约了大量成本。与北京、上海等地的快递公司相比,桐庐出身的快递企业凭借着浓厚的地域文化特性,在早期有效地形成了企业凝聚力,最大程度避免了加盟商独立单干。这一特点在如今的快递格局中也体现得尤为明显:如今在“桐庐系”快递之外,在全国拥有网点的只有顺丰速运和邮政EMS等几家直营企业,其余大多是区域性或同城快递企业。
  
  淘宝出现改变业态规模
  
  在桐庐县城,羊城晚报记者来到了桐庐电子商务产业园。在这个规划总面积达到56000平方米的园区里,分布着跨境电商服务中心、农村淘宝服务中心、以及桐庐县双创服务中心等等电商相关的机构。而在韵达速递桐庐电商产业园里面,还有农村淘宝的物流中心,曹武军的振军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就在物流中心附近。在这个城市,有很多淘宝的印迹。其实,“三通一达”的组建,只是“桐庐帮”故事的开篇。真正让业务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应该归功于淘宝网的出现。在淘宝出现之前,“桐庐帮”只是一群草莽兵,在淘宝出现之后,“桐庐帮”华丽转身成了正规军。
  
  2003年,阿里巴巴的淘宝网横空出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干掉了国际巨头eBay的中国分部。与阿里巴巴同在浙江省的快递企业们,此时便成了淘宝提升物流服务的最佳选择。2005年5月,淘宝与圆通签订“推荐物流供应商协议”,这是快递企业首次与淘宝网实现官方合作。从这一年开始,淘宝网的爆发增长,为快递企业带来了包裹量的暴涨。一年时间里,圆通从几百单的日交易量,猛涨到将近四万单。从此,快递企业开始从寄送商务件转变为寄送网购包裹,他们开始占领各个小区、学校、单位收发室。至此,圆通、申通、中通、韵达、天天,这五家桐庐人创办的快递企业,在中国物流市场里如火箭般蹿升。有数据统计显示,这五家快递的市场占有率超过了全国快递业务量的一半一上,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半壁江山”。
  
  “电商发展起来后,快递的量几乎是每月都是百分之百增长,特别是后来搞了双十一,一下子物流就炸开了。”曹武军告诉羊城晚报记者,2015年他的公司光给韵达一家就生产了一亿个袋子,还不包括“三通”;而一亿个袋子只是一个供货商,韵达还有好多供应商。“之前投标的时候,塑料袋的有12家竞标,要去掉一个最高去掉一个最低的,还要看价格看质量,最后有五六家中标。信封有21家投标,一半左右中标。如今韵达平均每天能有几百万单的快递量。”
  
  而李小林的印务公司供应的信封数量更大。在他桐庐的印厂里,李小林指给羊城晚报记者看说,这里有7台全自动印刷机,一台机器一分钟跑220米,一米就是6个信封,一分钟印1320个信封,一小时就是79200个信封,乘七台机器,再算上一天工时八小时,理论上每天能有440多万个信封,除去零头,至少都有400万个,“2017年还会生产电子面单,电子面单的需求量也很大,另外,我又订了十多台糊盒机,过完年厂里就有25台糊盒机,到时候一天要发十多辆大车才发的完。”2016年李小林的印务公司营业额达到1.6亿元,他预计在拿下顺丰和美国UPS的订单之后,2017年营业额还会大幅上涨,“预计3个亿左右,翻一倍。”
  
  在过去的一年里,快递业增速尤其迅猛。国家邮政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312.8亿件,同比增长51.4%;业务收入累计完成3974.4亿元,同比增长43.5%。其中,同城业务收入累计完成563.1亿元,同比增长40.5%;异地业务收入累计完成2099.3亿元,同比增长38.8%;国际/港澳台业务收入累计完成429亿元,同比增长16.1%。
  
  快递行业迎来全面资本竞争
  
  2016年下半年,一向低调行事的“三通一达”纷纷高调上市。就在本周,韵达完成更名。随着韵达正式上市,圆通、中通、申通和韵达这四家通达系民营快递企业已经全部完成上市。借助市场的力量,快递巨头们的竞争在资本层面全面铺开。其实,新年伊始,快递行业就不断爆出大事件。在2017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快递业再度爆出重磅消息,苏宁物流以42.5亿元收购天天快递。又一巨头的入场,给本已波谲云诡的快递江湖又添变数。
  
  近年来,快递行业同质化竞争、利润下滑的问题渐渐凸显。随着2016年的上市潮,有业内人士认为,从规模争夺转向资本争夺,快递的“下半场”已经开始了。
  
  其实,来自广东深圳的顺丰给“桐庐帮”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上市文件显示,“桐庐帮”与顺丰的差距颇为明显:顺丰在借壳文件中的估值达到了433亿,而“桐庐系”快递之中估值最大的韵达,也只有180亿。而营业额方面,顺丰的体量是圆通的近四倍,即使加上申通和韵达,三家的体量之和也仅为顺丰的一半。标兵身影渐远,追兵脚步愈近,越来越多的“后来者”也加入了对市场的瓜分:京东物流开始面向社会提供服务、“新达达”在众包物流领域异军突起,菜鸟APP开始深化布局...一时间,以前人们瞧不上的“脏苦累”的快递却成为了市场上的香馍馍。
  
  “今天大家都上市,跟之前都没有上市,其实是平等的”,上市后,中通董事长赖梅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表示。而圆通董事长喻渭蛟也在上市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承诺,会在2020年拥有50架全货机、进入快递行业全球五强。在竞争惨烈的快递江湖继续圈地,不止是圆通一家的野心。就在一周前,韵达完成上市前夕的组织架构调整,通过公告宣布了组织架构上的重大调整,新增了仓储事业部、国际事业部、终端事业部、商业事业部等四大事业部。在韵达完成上市后,实际控制人聂腾云、陈立英夫妇所占股份价值达到334.26亿元,排名A股第十位。在“桐庐帮”中,仅次于圆通速递实际控制人喻渭蛟夫妇的418.28亿元。
  
  “所有快递人员把爸爸妈妈、二姨等都拉出来做快递,这是了不起的企业家创业精神。”几年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谈及快递业的桐庐现象时曾这样说。二十多年之后的今天,聂腾云、赖梅松、喻渭蛟、陈德军、奚春阳...这些桐庐人依然执掌着各自的快递帝国,可是快递江湖早已不止是桐庐人自己的江湖了。如今面对更复杂的竞争环境,他们还能像当年从浙江农村走出快递企业一样,续写“桐庐帮”的奇迹吗?或许竞争越来越残酷的市场会检验这一切。
  
  快递“桐庐帮”人物图谱
  
  1993年,聂腾飞创办了申通。
  
  1994年,詹际盛离开申通,创办天天快递。十几年后,天天快递被申通收购,由陈小英的第二任丈夫奚春阳担任董事长。
  
  1998年,聂腾飞因车祸去世,陈小英陈德军兄妹掌管申通快递。
  
  1999年,聂腾飞弟弟聂腾云离开申通,创办韵达快递。
  
  2000年,陈德军初中同学、曾在申通做过财务工作的张小娟的丈夫喻渭蛟创办圆通快递。
  
  2002年,同样来自桐庐钟山乡的赖梅松,创办了中通快递。
  
  快递“桐庐帮”资本图谱
  
  2016年10月20日,圆通正式登陆A股市场。
  
  10月27日,中通快递登陆纽交所,成为第一家上市美国的中国快递企业。
  
  12月12日,申通快递借壳上市议程获得了证监会的批准。
  
  12月14日,韵达货运借壳上市的议案,获得证监会核准。
  
  2017年1月3日,苏宁宣布出资42.5亿元收购天天快递。

快递要闻
返回顶部